当前位置: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网站 > 走进硚口 > 汉皋辉煌

汉正街上话茶楼

更新时间:2017-09-04 15:56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04 15:56 信息来源:

茶楼,古已有之。

旧时的汉口茶楼遍布大小街道,特别是硚口地区的汉正街一带更多。茶楼历来是各行帮客商买卖交易和打听行情的场所,是人们洽谈生意、品茗聊天、休息娱乐的地方。由于它给人们很多方便,坐茶楼成为硚口地区居民的日常生活习惯。同时,茶楼的兴衰又与城市的演变、商业的发展以及居民的聚集相联系。

明成化年间,汉水改道后,市场北移,古汉口镇的街市,最初集中于汉水入江的沿岸,商业初具雏形,茶坊酒肆纷列街边。明崇祯八年(1635年),汉口修筑“袁公堤”(今长堤街)后,居民区迅速扩大,河下帆樯林立,市廛日盛,茶楼酒肆进一步发展。到了明末清初,汉正街已呈现“北货南珍藏作窟,吴商蜀客到如家”的繁荣景象。此时,据清道光三十年(1850年)成书的《汉口竹枝词》写道:“无数茶坊列市阛,早晨开店夜深关;粗茶莫怪人争磕,半是丝弦半局班”。不仅说明当年茶楼之多,茶座之俏,它还是民间艺人奏丝弦、唱小曲借以谋生的场所。除汉正街外,当时另一处茶楼较多的地方是距汉正街不太远的后湖。清嘉庆时范锴的《汉口丛谈》对后湖茶肆作过详细记载。他说:“后湖茶肆,上路以白楼为最著名。白楼为白氏之故址,大观音阁后,百弓地阔、畚土坚培、编槿为篱,积石成径。中为小楼,做东西两厢,轩窗豁达,栏曲廊回,内皆茶座,以供品茗”。白楼便是后湖距汉正街最近的一处茶楼。根据《汉口丛谈》和《汉口竹枝词》的记载,当年后湖较著名的茶楼还有:湖心亭、白家楼、涌金泉、第五泉、翠乡、惠芳、习习亭、丽春轩、早逢春和望湖泉等等。《汉口竹枝词》说:“两层屋宇势毗连,晴日游人擦背肩;要吃清茶兼望远,高楼须上涌金泉”。注曰:“茶坊前后两层,共计10余家,惟涌金泉有楼。”沧桑巨变,历史上的后湖,如今已是硚口繁华的市区了。

咸丰十一年(1861年),汉口辟为通商口岸后,茶楼又向租界外的居住区发展,出现了一些方便人民生活的小型夫妻店茶楼。加之当时汉口为国际茶叶贸易集散中心,茶叶生意十分兴隆。这事刺激了茶楼的兴隆,汉正街的茶楼便有30多家。1907年京汉铁路通车,接着修筑了后城马路(现中山大道),商业闹市逐渐由沿河移至六渡桥、花楼街、黄陂街、歆生路(今江汉路)、大智路等地。这些地方先后修造了10多家大型茶楼,后来虽经辛亥革命、北伐战争以及1931年大水等战火和灾害的影响,有所减少,但由于茶楼对人民生活上的方便,加上汉正街一带又是繁华的商业区,不论是居民还是商人、手工业工人及店员,都喜欢到茶楼喝茶,已成习俗,故恢复很快。30年代,是汉口和汉正街茶楼最盛时期,那是汉口经营茶楼的就有1373家。在汉正街上的住户人家,不仅爱到茶楼去坐,而且家家都备有茶,客人来了都要端上茶表示心意。

汉正街上的茶楼主要开设在北侧热闹的地段,旧时的新安市场附近及观音阁周围,茶楼、茶社比比皆是。如在观音阁后面的鸣皋大型茶楼,在汉正街较有名气。开茶楼,成本低,几张桌子,几条凳子,一把茶壶,就可开张。茶叶有清心明目、生津止渴、资助消化、提神解倦的作用。南来北往的茶客到茶楼喝茶、歇息、聊天,给茶客提供了一个闲散自由的场所,收取的费用也不高。在汉正街上,夏季酷暑炎热,冬季寒气袭人,茶客到茶楼喝茶聊天是常有的事。一杯茶水几文钱,相聚休闲聊半天。“客至心常热,人归茶不凉”,是汉正街上茶客十分惬意的事。

30年代,汉口茶馆、茶楼,还是商人们聚会谈生意的极佳去处。汉正街上首的德心茶楼(今禽蛋加工厂)和下首的安乐泉茶楼,就是商贩常来常往的地方。两处茶馆,一处西头,一处东头,都靠近汉水河边。河下来往的船只靠岸后,船民上岸后都喜欢到此处喝茶。到上首德心楼茶楼喝茶的是些跑船运粮食的商人,他们与船民结算运费和钱粮时不声张明说,而是打着手势用“暗码子”谈价钱。如12345678910,他们不明说这些数码,而用“牛、地、人、工、大、王、主、井、羊、非”这10个“暗码”字来代替。下首的安乐泉茶楼,是些织布业和水土果行商人,他们在交易时也是打着暗语。织布业用的是“明、暗、聚、宽、拐、变、夜、问、省”9个单字代替19数码;而水土果行用的是另9个单字:“牛、月、汪、则、中、和、壮、利、秋”来代替数码,局外人听了,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。当然,习水知鱼性,近山识鸟音。时间长了,别人也就渐渐懂得了。靠近汉正街中间地段北面不远的清香茶社,喝茶的都是些肩挑小贩,他们在谈话时也打着暗语,用“斌、文、善、作、成、安、沔、柯、庄”等9字代替19数码,。比如他们见面时,张问李:“今天像么样?”李回答说:“不怎么好,只搞了‘文老”。“文老”,就是两块钱,其他如此类推。解放后,清香茶楼还兼说评书或演唱汉剧,它一直经营到20世纪80年代。

在汉正街东端的怡心茶楼,靠近集稼嘴小河边,共有3层、茶桌60多张,算是有点规模的茶楼,在汉正街上有点名气。怡心楼既卖茶又经营面食炒菜。早上经营早点,是广东风味的小碟菜;中午出售叉烧肉包子。停泊在汉水河边的船民上岸踏踏地气,喜欢在怡心茶楼歇歇脚,上楼泡上一壶茶,端上一碟菜,半斤包子,一边喝茶,一边吃包子,既可休息消除疲劳,又可以填饱肚子,真是一举两得。集稼嘴一带的居民都知道怡心茶楼的叉烧肉包子,价廉物美,味鲜可口,都争相购买,有时还供不应求。

汉正街上段北侧的新安市场药帮巷口的杨鹤茶社,茶桌不到10张,主要靠抹牌抽头,名曰茶社,实是赌博场。在日伪时期,这个茶社的生意极为兴隆,附近的药材行的老板、雇员及日伪工作人员常到此处抹湖南字牌,或玩“上大人”纸牌,常常夜以继日,通宵达旦,老板靠“抽头”生活。

旧时的汉口,水陆交通十分便利。硚口南来北往的小商小贩穿梭在汉正街大街小巷上,在生意交易上,在解决纠纷问题上,在洽谈事宜上,在休闲娱乐上,茶楼确是一个落脚休闲的好地方。但在旧社会,来来往往的茶客,良莠不齐,三教九流,无所不有,这也是过去汉正街上的茶楼给我们留下的一段回忆。